钢铁业将掀兼并重组潮 全行业年巨亏百亿
编辑:
2015-12-17 22:09:00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正在酝酿重拳治理产能过剩问题,将加快建立更为有效的退出机制,利用市场化手段进一步化解产能过剩。种种迹象表明,在国家加码治理产能过剩的过程中,钢铁行业首当其冲。

  然而,尽管近十年来国家对钢铁业产能过剩频频调控,但是收效甚微,国内钢铁行业面临高产能和需求低迷的双重压力,产能过剩风险正在积聚,全产业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破产重组潮。

  出击 国家将铁腕清理产能过剩

  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化解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已成为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任务,国家正在酝酿加快化解产能过剩难题,国家发改委同工信部等多部委正对此积极调研并制定相关意见。“这是今年中央‘重拳’治理的重要工作之一,涉及钢铁、电解铝、水泥、造船等产能过剩行业。”上述人士说。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已进行了长时间调研,在目前行业政策规定的基础上,下一步将严控产能过剩行业新增项目,也将严厉整治违规建设项目。另一方面,通过能耗指标、环保核查标准、银行信贷、问责制等提高行业门槛,以市场化手段实现优胜劣汰,从而防止产能过剩进一步恶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这些过剩行业都集中在基础制造业,涉及地方投资和就业,下一步国家还会考虑建立和完善更为有效的退出机制。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冯飞近日表示,正在制定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分业施策方案,钢铁行业是绝对性过剩行业,有能力退出的要加快“市场出清”。冯飞表示,目前部分传统制造行业产能严重过剩问题进一步凸显,特别是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船舶等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供大于求的形势比较严峻。

  冯飞认为,钢铁产能过剩问题比较突出,而且是一种绝对性过剩,同时也有结构性问题。钢铁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就是怎样化解产能过剩矛盾。传统制造业面临的最大困难一是产能严重过剩问题进一步凸显;二是企业盈利问题;三是企业创新转型能力不足。“十二五”期间,中国淘汰落后产能取得非常明显的成效,主要集中在钢铁、有色金属、建材、轻工、纺织、食品等19个行业。不仅提前一年完成了“十二五”既定的目标,同时还完成了追加目标。但产能过剩问题依然存在。

  危机 行业巨亏百亿元

  尽管武钢集团官方否认了那份裁员6169人的清单,但钢铁行业大规模的停产却是不争的事实,统计数据显示,从上年末至今年12月,中国钢铁停产产能达到6435万吨。

  “这是从未经历过的。”钢铁业从业者王磊说,在他的记忆里,即使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也未有如此大规模的停产。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不仅销售不顺畅,钢材价格下滑非常严重,已经远远超过了钢厂成本“红线”所能承受的范围,经营持续恶化带来钢铁行业普遍亏损。如今,钢铁企业停产潮已经持续一年,而且停产规模越来越大。

  10月以来,福建三钢、宣钢、成渝钒钛、包钢、首钢长治、新抚钢等钢厂相继以生产线检修方式变相停产。而河北唐山地区不少钢铁企业高炉直接停产。11月14日,唐山淞汀钢铁厂宣布停产,成为继山西海鑫之后第二个500万吨以上的停产钢厂。

  临近年末,和很多在钢铁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的业内人士一样,王磊对于明年钢铁行业前景并不乐观,随着我国钢铁行业“黄金10年”的结束,当前我国钢铁工业已经进入“寒冬”,钢铁消费下降、供大于求矛盾突出、恶性竞争激烈、价格下跌、行业亏损严重。

  “一吨钢亏将近200元,钢厂都在争相降价,情况日益恶化。”他对记者坦言,因为对后期市场悲观,一方面钢厂都在拼命压低库存,一方面也在通过价格竞争来销货,尽管今年以来铁矿石等原材料屡创新低,但并没有使企业转亏为盈,钢铁行业困境仍在持续发酵。

  最新数据显示,纳入钢协统计的大中型钢铁企业中,1月至10月,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亏损386.38亿元,其中主营业务亏损720亿元,101家大中型钢铁企业中48家亏损,亏损面扩大至47.5%,平均销售利润率-1.5%。

  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市场持续疲软,钢铁企业和用户资金都处于偏紧的状态,销售货款回笼存在较大难度,特别是货款回笼的现金比例偏低,钢铁企业普遍面临资金紧张的状态。随着负债率持续上升,债务风险越发显著。

  “巨额亏损如此严重,还继续维持过高的产量一定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不但会引发钢铁行业的巨大风险,还会给其他相关行业带来风险。”中钢协副秘书长李新创说。

  对策 改革审批方式 严格市场准入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尽管政府重拳出击,但是近十年调控钢铁业产能过剩却收效甚微。《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多个协会取得的内部资料显示,以钢铁行业为例,2003年产能近3亿吨,2012年产能已经突破10亿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钢铁产能已经接近12亿吨。而另一方面,全球需求低迷,中国冶金工业规划院最新研究表明,预测2015年我国钢材实际消费量为6.68亿吨,同比下降4%,预测2016年我国钢材实际消费量为6.48亿吨,同比减少2000万吨,同比下降3%。

  “集中审批、管控竞争的方式已难以抑制产能过剩。”一位业内专家对记者说,他表示,必须看到,因为目前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往往是地方政府财政支柱企业,涉及当地财政收入、就业、经济稳定等问题。另一方面,现在过剩的产能不仅仅是落后产能,还包括结构性无序发展产生的大量先进的产能,这些都是目前产能过剩政策调控无法根本解决的关键问题。

  多位专家认为,化解矛盾的当务之急是严格市场准入,推动产业政策、财政政策、土地政策、环保政策联动,严控产能无序扩张,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压缩现有产能,推动企业发展,提高产业集中度。但是从长远来看,要解决这一问题,还要尽快改变依靠行政审批的管理方式,转向更积极推动完善市场机制和减少政府干预。

  我的钢铁网咨询总监徐向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层次的问题是,随着我国经济结构逐步转型,以前依赖基础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朝着创新和科技方向转变,而像钢铁这样的基础性行业也必须随之进行调整,但实际上,目前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情况并未缓解,产业结构不合理的状况也并未改观,这造成了钢铁行业一直挣扎在亏损边缘的尴尬现状。从目前钢企经营面临的外部环境看,钢材需求已经接近饱和,随着经济结构调整导致的需求下降,加上银行不再续贷的压力,更多钢厂在后期恐怕会面临资金断裂的风险。这也意味着,行业的洗牌力度会进一步加大,同时也会给钢铁行业后期的兼并重组创造更多机会。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排行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14-2015 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如果本站部分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