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郸城:老红军后代被强拆 求助政府遭遇“踢皮球”
编辑:
2016-05-05 08:57:36
   来源:中国企业网

  尊敬的各级领导、新闻媒体:

  您好!

  我叫苏秀英,今年65岁,是原郸城县卷烟厂的一名职工,烟厂20多年前已经停产倒闭;我丈夫叫张善红(又名张北京),今年65岁,是郸城县人民医院一名退休职工,我们有三个子女。棚户区改造是我国政府为改造城镇危旧住房、改善困难家庭住房条件而推出的一项民心工程,我们退休老职工都热烈欢迎。然而,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在实施过程中却变了味儿,惠民工程变成了伤民工程!现将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强制拆迁我院子我房屋的情况反映如下,请各位领导和新闻媒体替我申冤,为我做主,讨回公道。  

\

  无助的革命后代老两口  

\

  墙体裂缝

  我和丈夫张善红都是革命家庭,革命后代。我父亲叫苏静,1941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名老八路军,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南征北战,戎马一生。1947年南下,解放后,曾经参加过纪登奎组织学习,担任过鹿邑县武装部长、郸城县武装部长,1987年离休;我公公张好伦,是一名老红军,1935年3月参军,跟过刘少奇、毛主席,战略大转移时爬雪山过草地,白求恩曾为其医治伤病。1938年1月,在紫荆关战斗中负伤,伤残等级为三等甲级,当时担任教导旅司令副官,曾经立过多次战功,受过多次荣誉嘉奖,1947年10月退伍。

  我们家一直在郸城卷烟厂居住。最初是住在临近路边的原卷烟厂车间,当时单位分给我们3大间房子。2001年,当地政府由于修路占用,我们需要搬迁。经过我的申请,郸城县委政府考虑到我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又是革命家庭革命后代,又将原卷烟厂发酵室房子西起第七八间,分配给我居住,面积300平方米左右。

  2011年,郸城县政府开始对烟厂生活区进行棚户区改造。2011年2月16日,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出台了《烟厂生活区棚户区改造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补偿安置办法第一条显示,属于原卷烟厂按照政策安排的家属住房(以当时厂里分配的主房住房面积为准)按照政策回迁户按“拆一补一”的原则,给予住房面积补偿。2012年,在签署《郸城县卷烟厂工矿棚户区改造项目协议书》安置协议书时,由于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不按照《烟厂生活区棚户区改造拆迁补偿安置实施方案》进行一比一合理补偿安置,只给我安置一套房子,面积约为120平方米,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

 

  路挖断,被强拆,紧邻房子打地基

  

\

  墙体大面积脱落

  一直持续到2015年5月份,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的私人开发商史国祥,在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的怂恿下,不仅违反国家政策和工程规划盖楼,而且还进行强制拆迁,趁我们不在家,拆迁我家的院子和部分房屋,剩余的房屋受到极大破坏,房子大梁松动,房顶开裂,屋里墙体大面脱落,外墙裂缝松动。史国祥紧挨我家门口和前墙建七层高楼,堵死前后出路,侵占消防通道,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

门锁被涂红油漆

  随后,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和私人开发商史国祥采取威胁恐吓手段,在我家房屋门锁上泼红油漆,并放出话说:“不签字、不搬迁的要强制执行,叫推土机把房子给推倒。”他们还利用当地的地头蛇、黑社会打骂住房职工。如今,孩子们工作在外,我们老两口整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房屋随时都会遭到灭顶之灾,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

  我们双方的父辈们和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赶走日本鬼子,打败国民党反动派,换来了今天全国人民的安居乐业和幸福生活。然而,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和私人开发商史国祥却胆大妄为,强行侵占我们的院子和房屋,如此对待一个革命家庭子女后代,我们感到很寒心、很受伤、很煎熬。我多次反映求助郸城县委、政府、住建局、规划局等相关部门,但都相互推诿,不予解决。  

\

  为我们的家园讨个说法

  我们大力支持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建设,但是,请郸城卷烟厂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管理部按照国家政策和实施方案进行合法合情合理的给予我们安置和补偿,过程要求公开公正透明;史国祥强制拆迁造成我剩余的房子大面积受损,已成危房,他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请各级领导和新闻媒体为我做主,帮助解决!

  此致

  敬礼!

  求助人:苏秀英

  张善红

  2016年4月26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排行
热门资讯
 
Copyright © 2014-2015 生活周刊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如果本站部分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我们